喝采cheer

Don't pass me by Don't make me cry Don't make me blue

真的很抱歉最近都沒更新……沒辦法開學了雜事太多 真的很抱歉 會盡力抽空把漢康那篇寫完的

【漢康】短打

⠀我能用這個抵一次更新嗎(不能)

-

⠀⠀若要我形容这段日子,我会说它很病态。
⠀⠀最终我们只是在原地打转,没有任何狗屁成长,没有任何狗屁改变。可是你出现了。我不会说它是一个改变,因为它根本改变不了我那个乱七八糟的人生。我的恶臭像树根一样他妈的毅力不摇,改变的只有你。
⠀⠀这是起点:你有问题,我有我的。你告诉我你的,我也倾倒我的。我们成了厮守终生的两人,但都是源自于负伤,旧的伤口被包扎完后,我想你就会离开了。当然也可能是我。
⠀⠀这段日子固然美好,但它不会持续。我认识血液的温度、黏稠、淌流、腥臭;是这个世界教导我的。以后也会继续下去,我将更熟悉这种原罪,直到我本身到罪恶从体内解放为止。当那刻到来,你会做些什么呢?
⠀⠀我暂时不想这个问题。

⠀⠀「Hank!」
⠀⠀「做得不错嘛,」我盯着他手中的纸盒,「你买对了。」他关上房门,向我跑来,我像奖励一条狗一样拍拍他的脑袋。
⠀⠀「但你买这个要做什么?」他分析着,似乎没有结果。
⠀⠀「跟你一起用。」我笑的咧嘴。
⠀⠀「……你的意思是性行为?跟我?」
⠀⠀「嗯。」
⠀⠀「Hank,我是仿生人,若你需要的话事实上不需要这个……」
⠀⠀「高科技。」我拍了拍手,「总之这不是一种需求……我都这把年纪了,你懂吗?」
⠀⠀「那么……」「我只是有点……不安。」
⠀⠀我很讶异自己说出这种操蛋话,但收不回来了。
⠀⠀「Hank,你知道我不会离开你。」
⠀⠀「我知道。」知道个鬼。
⠀⠀「但你跟我在一起很无聊吧?老是在照顾我。」

⠀⠀「或许你不知道,但你也在照顾我。Hank,我还没向你道谢。」

⠀⠀他褪下上衣、短裤、内裤,我看到他近乎圣洁的身体,信仰般的崇拜在我心里点燃。
⠀⠀「我爱你,Hank。」他蹲低身子,吻着我起床以来还未摄入水分的唇。这是圣洁的他遭到污染的第一个早晨。
⠀⠀「无论你认为自己多么糟,我并不那么觉得。」

⠀⠀我污染了你,你从天使变为人类。我多么希望这不曾是爱;是一场病。

預告一波?正文出來就刪掉
段子裡沒有Gavin但這是900G(喔
殺手AU

【汉康/哨向AU】The Prophet's Creation 先知的造物(6)

Attention:
※哨兵!Hank x 向导!Connor,不喜勿入。
※弃权声明:QD拥有角色,我只拥有ooc。
※這篇頗難過的,先做好心理準備(喂)。


(1)(2)(3)(4)(5)

  6:56 底特律市中心 Hank的公寓

  「……若您不介意。」Hank听到这几个单词时,才将近七点。他像一个标准的老年人,起得不能更早,虽说宿醉引起的头痛才是逼迫他起床的主因。但当他从床上坐起,却发现仿生向导较他更早一步,无疑令他丧失某种成就感。

  「介意什么?」Hank搔了搔头,原先就打结的发丝变得更加杂乱无章。就跟他对昨晚的记忆一样乱,但他能大略地想起一些片段。

  「替您做早餐,Lieutenant。」

  「……随便你吧。」他正式离开床铺,Connor正好整装完毕,走向厨房。

  「嘿,Connor!」打断了仿生人的动作。

  「是?」

  「我得为昨晚的事道歉。」

  「不,」他走回原处,「那很棒,谢谢你。」

  「为了什么?」他诧异地蹙眉。

  「谢谢您信任我。」

 

/

 

  他没想过这顿早餐会是这个样子。

  「你知道的……」他灌着一整瓶开水,醒脑似地甩了甩头。他们坐在餐桌上,像一个美好家庭日的开始。

  「我太糟了,这不值得。」当然不可能是什么美好家庭日。房里的碎酒瓶、衣柜里的脏衣服都还没处理。他们更像是某种糜烂的伴侣,何况据Hank所言,或许他们根本算不上伴侣。

  他不需要向导。

  「不,Lieutenant。」他将视线从彻底煎焦的荷包蛋上移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您糟在哪里。」Connor知道自己的Led灯闪过了几次鲜黄,格外刺目。

  「熬夜。」

  「嗯。」

  「抽烟。」

  「小事。」

  「酗酒。」

  「能戒。」

  「个性。」

  「Lieutenant,正因如此你才需要……」

  「狗屁,不要叫我『Lieutenant』。」

  「是的,Hank,我现在输入称谓。」他的显示灯再度于鲜黄停留,「我认为你该谈谈自己的事,Hank。」输入完成。

  「好吧,行。」

 

  一场检讨大会,在Hank再度表明自己不需要向导之后。当然,不是他不需要,而是他并不认为自己能给对方相当的回报。即使他只是机器。
  前几天他也是这么想的啊,反正他只是机器;他呢,也没什么操蛋损失。

 

  「我……讨厌仿生人。」

  「显然没那么讨厌。」

  「听着,这不是一场他妈的辩论大赛,闭嘴,听我说!」

  「是,Hank。」

 

  「Cole。」他整理着情绪。

  「他是我的儿子,死于一场车祸。」Hank没再与Connor对上视线。

  「我们送他到医院,值班的医生他妈的嗑药,只好让仿生人接手。结果……他没能撑过来。」他苦笑。

  Connor没有接话。

  「随后我的妻子,我的向导,她没有你精明,但她会做菜……」他说到这里,才终于看向对方,「她自杀了,说她好想念Cole。」而仿生人额角的Led灯闪过一抹黄。

  「我在想,为什么我不加入他们呢?」他呢喃。
  「我的家人,我的一切都在那里,Connor。他们都离开我了,你能明白吗?离开了,永远看不见了。」

  「我只想牵她的手,拥抱我们的宝贝。」

  「Hank……我知道这对你而言不容易。」年轻的向导开口。

  「我也没有资格这么说,但你必须学会向前看。」他握住对方长茧的掌,而后者没有反抗。对Hank而言,握住他双手的,是精细的作品,像一尊雕像;是冰冷的塑料,终究非人;是先知的造物,生来填补哨兵们可悲衰老的内心。他看过所谓的受惠列表,都是像他一样的老哨兵,数量极少,举国上下也只有三个。毕竟没有几个人能熬过失去一个向导,更不可能让它再重演一次。
  一个月后,应该说不到一个月后,他也会离开。他的心脏是否会再撕裂一次,全看这场对话会将他们带向何处了。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他紧攥着。

  「昨晚,我拥有了自主意识。」

 

  「……自主意识?」

  他闻言点了点头。

  「如果你还记得,我得知你的状况后,开始模仿人类哭泣的行为,但当时没有人命令我这么做。由于你醉了,哭泣也不在社交程序的建议范围内……」
  「说英文。」
  「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Hank,我的确在乎你、担心你、想照顾你。」
  
  Holy Deviant.他倒吸了一口气。

  「关于你的事,我非常……遗憾。」他挑选着用词。
  「但如果你愿意,我们能一起走过难关。Hank,我愿意照顾你,直到我们化为尘土。」
  「你不化为尘土,Connor。」他笑了笑,「你的机体不会腐败。」
  「Hank,请认真地回答我,好吗?」
  「……你会离开,对吗?试用期以后。」
  「我相信这是能够讨论的。」
 
 「……你真的不会离开我吗?」

  “……Daddy,你真的不会离开我吗?”

  「不会,永远不会。」

  “不会,”

  木制桌面逐渐被水滴染成深色。

  “Daddy永远不会离开你。”

  他是个老哨兵,是个曾经笨拙的大兵。时光让他经历战争,经历生与死;曾沉浸于爱中,曾撕心裂肺试图饮弹;曾让他与妻小坐在金黄的午后饮一壶咖啡做为安心的信号,曾让他在墓前送上美丽而绝望的信仰。而后他不再信仰,墓前不再有鲜花。
  现在,他遇见这个人,今天是认识他的第十一天。他破碎一地的心脏已经被修复了十一天。
  他曾告诉自己,有些东西再也不能被修复。

  他知道。Connor只是在说一些不会令他担心的话,这并非一个承诺,就跟当年目送Cole进急诊室的他一样。

  如果结局和他想的一样,那么修复这颗心的人可能要大失所望了。这肯定会毁于一旦。
  他却前所未有地安心,就像进入昏迷状态以前的Cole一样,天真的令人发笑。

 

-Tbc.

【720000】有關60的請求

http://t.cn/RkRIh2k
發現了這個app
挺有趣的怎麼回事
我英文很差 哪裡用錯了請和善地告訴我謝謝您
用英文只是想還原點(依舊ooc
其實仿生人不需要這樣傳訊息啊 突然想到
劇情雷到爆但我決定不警告(鞠躬下跪

【福华】关于受伤的Sherlock 小段子

  「Sherlock。」
  「Sherlock,别闹别扭,让我看看。」闻言,神探咋了个舌,弯下腰并卷起裤管。
  「John,只是普通的皮肉伤。」骇人的三道伤痕曝露在空气中,Sherlock蹙眉,对方审视的目光难以无视。
「这不普通,Sherlock。这是刀伤,每道都超过三公分深,你流了很多血……却还走路回来?」他抬头,将视线对上他的,而后者也不急着辩解。
  「Well,我拦不到计程车。以假日来说,街上的车实在太少了。」他表达不满。
  「你应该叫我去接你。」
  「你没有车。」
  「是,我是没有,但至少我还是有几个朋友的,我能向他们借车。」
  「你是指你的第……二任?三任女友?」
  「三,而且已经分手了。」John缓缓起身。
  「好,所以这是谁做的?」接着低头看着Sherlock。他手掌靠拢,手指抵着下巴,一如往常地思考。
「Walker,他花大钱雇杀手想干掉我,他知道我在找他的下落。」他说着,「我大意了,因为我看过他,他看起来很穷,又是过度肥胖的中年人。但我遗漏了他的妻子——商人之家,雇一个杀手不算太难。而那栋旧建筑……」接着被打断。
  「噢,先看看你这该死的伤口吧!拜托!」他迈开步伐,在不大的室内找出急救箱。
  「John,这没什么大不了!我得先解决这个案子。」语毕,他试图起身,却吃痛地跌回椅子上。
  「那你最好祈祷下个月你不会伫拐杖!」他抱着急救箱跑来,Sherlock没有回覆。

  「拜托,你才刚死里逃生,珍惜生命一点!」他急忙地找出消毒药水。
  「为什么那么激动?我又没死。」
  「因为我会怕。」
  「怕?」
  「对,像你现在一样。不要动,我知道这很痛。」沾着药水的棉花棒在那三道伤口上滚着。 Sherlock倒吸了口气。
  「怕什么,医生?」
  「……没什么。」
  「Come on,怕没有人和你一起分担房租?」他皱着眉,等待对方包扎。
  「我只是不想去停尸间看你。」
  「哦,所以你怕停尸间。」
  「帮我一个忙,请动动你不凡的脑袋……」他停顿了几秒,翻了个特别明显的白眼。
  「噢是的,我怕死停尸间了,谢谢你Sherlock。」纱布缠了数圈,他起身,快步将急救箱放回原处。
  「当然不是停尸间,你到底怕什么?」Sherlock活动着仍旧发疼的腿。
  「谢天谢地,你没当真。」John笑了笑,打开笔电结束这个话题。

-fin.

==我真的不想再被屏
前篇連結待補 如果這篇車沒翻我就會補

(1)(2)(3)(4)

自我介紹吧

想了想來發個必須要發的東西

嗨各位好我是喝采 名字的來由只是諧音自己的本名 沒有任何意義
對於在我的文底下留言的姑娘態度會很不一樣的 但如果來我家看東西 我講話就會比較隨便些 像這樣
我會稱大家為姑娘 不喜歡還請告訴我

台灣人 因此除文章外都用繁體

因為是學生產量很不穩 而且不會寫文 寫出來的那叫垃圾
剖析自己的文為何如此辣雞 也就是腦子裡沒有什麼能用的東西
對cp常常有潔癖 左右不能互換的那種潔癖 除了無差 但互攻又不太行(問題很多)

有每過一年整理一次帳號的癖好 將不滿意的文章刪除 滿意的留著 若姑娘想找某篇來自於我的文章卻不見了 代表被刪了

目前沈迷底特律 漢康 900g rk三兄弟什麼都吃的 基本上這是我最博愛的坑了 博愛到51攻我也能吃 基本上沒有雷的cp啦 什麼都能吃

深陷DC泥沼 這輩子大概很難出來了 只產超蝙 而且有左右的潔癖 只能超蝙不能蝙超

最近跌入BBC夏洛克坑

入了yaribu 喜歡優遠 最喜歡小矢

成天只想看電影 最喜歡看爽片 黑色追緝令之類的 超爽
但基本上不太看媽否的 有認真看多次的大概只有索爾三 索爾三真的超好看
DCEU放水流 然而我每一片都看兩次以上 只是DC的腦粉
也好喜歡英國片的 誰能跟我一起廚英國老片?
然而沒有

音樂就只有在聽搖滾樂啊 都是些過氣樂團 沒人在聽了 披頭 滾石 飛船 皇后 門戶 槍花 涅盤等等等等 太老了不奢求能找到同好
今天是Robert Plant的生日欸

如果你/妳是基督徒 請不要特意告訴我

用lofter的習慣很不好 常常不小心洗藍手 介意的請勿關注 或關注後屏蔽我的推薦內容
紅心設成隱私就是因為按太多了 怕性癖暴露

大概就這樣想到再補

【超蝙】A-Z(A-D)

练一下笔,突然很想写超蝙。
有缘以后就会把A到Z都写完(佛系)。

-

A for Anonymous identity

⠀⠀「Bruce Wayne……」他一面敲打键盘,一面呢喃着。或许出于一种职业病,他对于数个小时前端着顶级香槟,并将它「不小心」泼上自己为了晚会才购买的那套西装,事后再以一张名片来打发自己的男人非常感兴趣。他以星球日报知名记者的名誉发誓,他一定要查清楚这个男人的身家背景。
⠀⠀不出十秒,搜寻引擎给了他成千上万张照片。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的照片。 Clark一面想着,一面咽了口唾液。一般人大概会着迷于那对深邃的双眼,好像黑洞令人无法自拔;Clark却在将整张脸仔细端详后,盯着他的下巴,十分钟内都没有移开视线。
⠀⠀那个微翘的嘴唇、尖挺的下巴、胡子被一丝不苟地剃得干干净净……为什么有点眼熟?他想。

B for Bass

⠀⠀「我想Damian能胜任男高音的部分。」他笑着说,双手在钢琴上按了两个键,表明音域。
⠀⠀「我不会唱歌!要说几次你们才会相信?」男孩有些恼火地将玻璃杯里的开水饮尽,「叫老爸自己唱。」
⠀⠀「青少年就该学唱歌。」老管家走来,将每个杯子重新添满开水,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
⠀⠀「Damian,没有寿星自己唱歌的道理。」Clark坐在钢琴椅上,推了推眼镜,试图说服正翻着白眼的男孩。
⠀⠀「男高音真是太愚蠢了,为什么不叫他来唱?」他指着一旁的超级小子,「我应该唱男低音。他应该唱男高音而不是在那边拉炮。」
⠀⠀「你自己说我还不是青少年的。」Johnathan比划着自己的身高。
⠀⠀「男低音浑厚、稳固,您还要再等个十多年才有机会,恕我直言。」Alfred笑了笑,和担任男低音的Clark对上视线。
⠀⠀「少说我也该加入Dick和Tim,唱男中音!男高音就该留给小孩。」他又看了眼攥着拉炮的Johnathan。
⠀⠀「嘿!你太过分……」

⠀⠀简单的钢琴前奏打断了吵闹声。木门被推开,穿着居家服仍然睡眼惺忪的男人走了出来。他原想叫外头的人闭嘴,话却被硬生生吞回肚子里。
⠀⠀“Happy Birthday to you……”一句又一句,毫无音准和节拍可言。但Clark始终没有把目光从寿星身上移开。
⠀⠀“Happy Birthday to you——”
⠀⠀曲子结束了。稍嫌冷清的尖叫和拉炮声四起,而Clark只管从钢琴椅上跳起来,上前拥抱那个还在状况外的男人。

⠀⠀「看吧,这是唱男低音的任务,抱你老爸一下。」
⠀⠀「……好吧。」

C for Cape

⠀⠀红和黑听上去不太精明、不太安全,却是执行正义的一种方式。

D for Dawn

⠀⠀始于黎明。
⠀⠀「你终其一生都要这么做吗?」女人问他。他有着相对之下的冷静,但论谁都能看出来,男人的冷静来自麻木。
⠀⠀「是的,终其一生,直到死去。」
⠀⠀「这是他希望的吗?」眼泪终于滑落,「这真的是他希望的吗?」

⠀⠀「这与他希望与否无关,」他转头望向女人,给她一个迟来的拥抱作为迟来的安慰。

⠀⠀「我始于黎明。只要黎明不死,我也不亡。」

【汉康/哨向AU】The Prophet's Creation 先知的造物(4)

Attention:
※哨兵!Hank x 向导!Connor,不喜勿入。
※弃权声明:QD拥有角色,我只拥有ooc。
※对于原作而言,我的角色有许多立场上的不同,也无绝对的正反派。特别提醒,Amanda在此篇故事是确实存在的人,而且依然活着,掌控了模控生命。我也替她增加了许多自己猜测的个性和动机。换言之,Amanda绝对是ooc的,这点我必须致歉(下跪)。

媽呀這章好怕被河蟹阿,應該不會吧......

/
(1)(2)(3)
/

  13:01 底特律市中心 底特律塔调查部
  底特律塔调查部的打架闹事?再正常不过。
  Hank Anderson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这很不理智;知道这又是个让人看他笑话的机会;知道这种戏码毫无意义,但他即使连午餐都没吃,也不打算放过眼前只留了一点胡渣的男人。

  底特律塔──美利坚实力排名前三的塔。人们难以界定它的专门功能,因它拥有三个部门,分别为调查部、军事部和情报部,而Hank很讨厌情报部的贱人,他们老喜欢插手调查部的业务,频率大概只高过FBI那些老是叨扰底特律塔的婊子(若提高一个层次来看)。先不论那些离他几万公里远的事儿,眼前的胡渣男勇夺令Hank痛恨的事物……第二名,仿生人稍赢过他。
   但若这是他的结论,现在的自己为何不是坐在办公桌前调查昨日守财奴Richard的案子?为何要揪着那混账的领子发飙?讨厌仿生塑料难道不是他们唯一的共识?
  「够了。」
  他还真没信过那么吊诡的事,什么「意识到时自己已经动作了」、「手自己动了」、「脱口就骂了」。这都只是妈的借口,人当然能控制情绪不是吗?
  「离我的向导二十公尺远,Reed,永远。」
  「你认一个破塑料为你的向导?」名为Gavin Reed的哨兵大笑。Connor的显示灯运转至鲜黄,他方才承受了一名哨兵的攻击,靠在一旁桌边;没有任何生物组件受损,但已是足够的威吓。
  「干你屁事。」他揪住衬衫的手攥得更紧,「你敢再动他,下场就是他妈的吃拳头。」深邃的一对蓝瞪视着对方,Connor此时才起身。
  「操他妈的Anderson,你们难道打过炮了吗?」

  Gavin下一秒便吃痛地低吼出声。换言之,Hank出手了。
  「操!操你的!」他擦拭着嘴角出的血,「妈的Anderson,连你也爱上塑料混账了?」
  「我他妈没有,我只是看着你这种行为不爽。」
  「唬烂。」他吐了口夹杂鲜血的唾液,指控Anderson。

  可怕的是他妈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鬼扯了,反正他的说法也不算是在扯谎。

/

  「Lieutenant,您该看看这份报告。」Connor在阳台找到了他,就像平常那样拿着一份资料向他走去,Hank也一如往常地发火;即使在Gavin被同事架走以后──塔里的斗殴事件差不多就是这么频繁。
  「我跟你说第五次了,我不爽调查这个案子。」他转过身,指着对方的鼻子。
  「我对什么他妈的异常仿生人没兴趣,不要再让我说第六次。」接着放下手。
  「但这是您的份内工作。如果您不协助完成,我将被……」「知道了,混蛋。」他对这样的警告嗤之以鼻,却也明白这种后果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
  「所以呢?什么报告?」于是他回过头问。
  「根据我对那台停机的仿生人做的型号调查,它并非最为稳定的机种。」他指着打印在白纸上的数据。
  「您看,我采集了一些数据。它极低的市占率里……」「麻烦说英文。」他不耐烦地咋舌。
  「简单的说,同型号的向导仿生人不断地异常,其他不在底特律塔管辖范围的案件越来越多。」他接着说,「这是一个失败的型号。」
  「失败?」Hank冷笑了一声。
  「我倒觉得挺好,至少我们调查的那台机器成了为民除害的角色。」他一面说着,一面回想死者Richard疑似逃税的纪录。
  「这种低级的逃税手法,说实在还真不会有人去查。这就算了,他的家暴前科早就令他罄竹难书。」他一面说着,一面点了根烟。
  「Lieutenant,」「干嘛?」
  「您考虑戒烟吗?」他的态度显然婉转了不少,Hank不是没有察觉。
  「没考虑。」
  「我……认为您有结束自己生命的倾向,这正确吗?」
  「如果你再不闭上那张塑料破嘴,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这有效使该死的安卓静了下来,Hank总算找到了制伏它的方法。
  「但……」Hank像在反驳自己似的,「是,如果能现在死,我就现在死。我他妈恨不得早点死。」接着以食指跨着中指刁烟。
  「为了什么?」
  Hank Anderson原先以为自己能立刻说出理由,但他没有。他思考了很久,唯一不会感到不耐烦的也只有机器了。
  「……爽。」
  他有说出理由吗?当然没有。

/

  01:53 底特律市中心 Hank的公寓

  「去──他妈的──」他吼着,摔了酒瓶。或许他没想过这样能吵醒待机中的仿生人,他的音量早就达到警告范围。
  他也不会想那么多,都他妈的醉成烂泥了。

  自他们见面后已经过了十天,Connor始终无法得知对方为何执意自杀,他试图找出一点解释,但Hank总是不留下什么线索,防他如防贼。
  「Lieutenant?」他脱离待机状态,走向已经熟悉的卧室(虽然在第一眼就被划进他的数据库中)。
  他分析到空气中的血腥,来源为Hank的左手掌心。酒瓶碎片割伤了他。
  「您还好吗?」他大步向前,待在床边。Hank倒在床铺上,碎片扎得他发出低鸣,Connor只顾替他处理伤口。
  「Christ……」「抱歉,这会有点疼,但若不立刻处理会造成大量失血。」他简单地说明,快速包扎。
  接着,他瞥见床上的几罐白药片。性能极高,若过度服用会造成精神错乱或死亡。他知道Hank拥有这个,在第一天遇见他时就知道,但他居然没设想到Hank会用这个来自杀。Hank服用的量还不足以达到上述的功效,但他搭配了威士忌,令喉咙有灼烧般的疼痛,何况对一个哨兵而言,这更是极大的痛苦。
  「你干嘛哭?仿生人会哭的?」
  他的回应是低头吻他。
  威士忌味道的唇瓣吮着对方的冰冷,Connor也探出舌来汲取所有的酒香,即使对他而言只是数据。今晚他哭了,没有人教导他该怎么哭泣,但仿生泪水就是如此自然地、彷佛婴儿啼哭地从他的颊上滚落。没有温度,但Hank会说有。
  「以后,你再也不需要药片了,再也不需要,Hank。」
  No more,no more pills.
  今晚他呢喃些什么?就这样罢了。
  「让我成为你的,Hank。」當意犹未尽的吻终于告一段落,他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