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采cheer

If love is blind I guess I'll buy myself a cane

再發一次的自我介紹

我希望這次介紹會比上次的有邏輯一點點,所以這次有標點。

我是喝采,筆名沒有特別來由只是諧音本名。
寫文的,很喜歡寫但寫得不好。不常發東西。要Fo的話請原諒我的低產、偶爾出現的繁體字。
最近把這裡有開到車的內容都全篇刪除了,非常抱歉。
再也不開車,除非哪天能用連結開。我又不會用石墨也不會用AO3。

喜歡的東西有

搖滾樂。有喜歡的樂隊歡迎推薦我啊,謝謝。如你們看到的,我最喜歡槍與玫瑰了,老人們的演唱會我也去看了,他們真的很棒。
另外我不太聽重金屬,了不起就聽到Metallica(GNR我是看成硬搖滾的)。

電Bass。

TMFU,舅局。基本上是美蘇,也喜歡無差。梗其實快用完了,歡迎給我梗。他們最好了,永不出坑。

DC,超蝙,蝙蝠家和超凡雙子,就這樣完畢。

底特律差不多出坑。

電影,我喜歡邪典。一些英國老片。
特別喜歡Christian Bale。

【漢康】短打

-

⠀⠀若要我形容这段日子,我会说它很病态。
⠀⠀最终我们只是在原地打转,没有任何狗屁成长,没有任何狗屁改变。可是你出现了。我不会说它是一个改变,因为它根本改变不了我那个乱七八糟的人生。我的恶臭像树根一样他妈的毅力不摇,改变的只有你。
⠀⠀这是起点:你有问题,我有我的。你告诉我你的,我也倾倒我的。我们成了厮守终生的两人,但都是源自于负伤,旧的伤口被包扎完后,我想你就会离开了。当然也可能是我。
⠀⠀这段日子固然美好,但它不会持续。我认识血液的温度、黏稠、淌流、腥臭;是这个世界教导我的。以后也会继续下去,我将更熟悉这种原罪,直到我本身的罪恶从体内解放为止。当那刻到来,你会做些什么呢?
⠀⠀我暂时不想这个问题。

⠀⠀「Hank!」
⠀⠀「做得不错嘛,」我盯着他手中的纸盒,「你买对了。」他关上房门,向我跑来,我像奖励一条狗一样拍拍他的脑袋。
⠀⠀「但你买这个要做什么?」他分析着,似乎没有结果。
⠀⠀「跟你一起用。」我笑的咧嘴。
⠀⠀「……你的意思是性行为?跟我?」
⠀⠀「嗯。」
⠀⠀「Hank,我是仿生人,若你需要的话事实上不需要这个……」
⠀⠀「高科技。」我拍了拍手,「总之这不是一种需求……我都这把年纪了,你懂吗?」
⠀⠀「那么……」「我只是有点……不安。」
⠀⠀我很讶异自己说出这种操蛋话,但收不回来了。
⠀⠀「Hank,你知道我不会离开你。」
⠀⠀「我知道。」知道个鬼。
⠀⠀「但你跟我在一起很无聊吧?老是在照顾我。」

⠀⠀「或许你不知道,但你也在照顾我。Hank,我还没向你道谢。」

⠀⠀他褪下上衣、短裤、内裤,我看到他近乎圣洁的身体,信仰般的崇拜在我心里点燃。
⠀⠀「我爱你,Hank。」他蹲低身子,吻着我起床以来还未摄入水分的唇。这是圣洁的他遭到污染的第一个早晨。
⠀⠀「无论你认为自己多么糟,我并不那么觉得。」

⠀⠀我污染了你,你从天使变为人类。我多么希望这不曾是爱;是一场病。

【福华】关于受伤的Sherlock 小段子

  「Sherlock。」
  「Sherlock,别闹别扭,让我看看。」闻言,神探咋了个舌,弯下腰并卷起裤管。
  「John,只是普通的皮肉伤。」骇人的三道伤痕曝露在空气中,Sherlock蹙眉,对方审视的目光难以无视。
「这不普通,Sherlock。这是刀伤,每道都超过三公分深,你流了很多血……却还走路回来?」他抬头,将视线对上他的,而后者也不急着辩解。
  「Well,我拦不到计程车。以假日来说,街上的车实在太少了。」他表达不满。
  「你应该叫我去接你。」
  「你没有车。」
  「是,我是没有,但至少我还是有几个朋友的,我能向他们借车。」
  「你是指你的第……二任?三任女友?」
  「三,而且已经分手了。」John缓缓起身。
  「好,所以这是谁做的?」接着低头看着Sherlock。他手掌靠拢,手指抵着下巴,一如往常地思考。
「Walker,他花大钱雇杀手想干掉我,他知道我在找他的下落。」他说着,「我大意了,因为我看过他,他看起来很穷,又是过度肥胖的中年人。但我遗漏了他的妻子——商人之家,雇一个杀手不算太难。而那栋旧建筑……」接着被打断。
  「噢,先看看你这该死的伤口吧!拜托!」他迈开步伐,在不大的室内找出急救箱。
  「John,这没什么大不了!我得先解决这个案子。」语毕,他试图起身,却吃痛地跌回椅子上。
  「那你最好祈祷下个月你不会伫拐杖!」他抱着急救箱跑来,Sherlock没有回覆。

  「拜托,你才刚死里逃生,珍惜生命一点!」他急忙地找出消毒药水。
  「为什么那么激动?我又没死。」
  「因为我会怕。」
  「怕?」
  「对,像你现在一样。不要动,我知道这很痛。」沾着药水的棉花棒在那三道伤口上滚着。 Sherlock倒吸了口气。
  「怕什么,医生?」
  「……没什么。」
  「Come on,怕没有人和你一起分担房租?」他皱着眉,等待对方包扎。
  「我只是不想去停尸间看你。」
  「哦,所以你怕停尸间。」
  「帮我一个忙,请动动你不凡的脑袋……」他停顿了几秒,翻了个特别明显的白眼。
  「噢是的,我怕死停尸间了,谢谢你Sherlock。」纱布缠了数圈,他起身,快步将急救箱放回原处。
  「当然不是停尸间,你到底怕什么?」Sherlock活动着仍旧发疼的腿。
  「谢天谢地,你没当真。」John笑了笑,打开笔电结束这个话题。

-fin.

【超蝙】A-Z(A-D)

练一下笔,突然很想写超蝙。
有缘以后就会把A到Z都写完(佛系)。

-

A for Anonymous identity

⠀⠀「Bruce Wayne……」他一面敲打键盘,一面呢喃着。或许出于一种职业病,他对于数个小时前端着顶级香槟,并将它「不小心」泼上自己为了晚会才购买的那套西装,事后再以一张名片来打发自己的男人非常感兴趣。他以星球日报知名记者的名誉发誓,他一定要查清楚这个男人的身家背景。
⠀⠀不出十秒,搜寻引擎给了他成千上万张照片。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的照片。 Clark一面想着,一面咽了口唾液。一般人大概会着迷于那对深邃的双眼,好像黑洞令人无法自拔;Clark却在将整张脸仔细端详后,盯着他的下巴,十分钟内都没有移开视线。
⠀⠀那个微翘的嘴唇、尖挺的下巴、胡子被一丝不苟地剃得干干净净……为什么有点眼熟?他想。

B for Bass

⠀⠀「我想Damian能胜任男高音的部分。」他笑着说,双手在钢琴上按了两个键,表明音域。
⠀⠀「我不会唱歌!要说几次你们才会相信?」男孩有些恼火地将玻璃杯里的开水饮尽,「叫老爸自己唱。」
⠀⠀「青少年就该学唱歌。」老管家走来,将每个杯子重新添满开水,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
⠀⠀「Damian,没有寿星自己唱歌的道理。」Clark坐在钢琴椅上,推了推眼镜,试图说服正翻着白眼的男孩。
⠀⠀「男高音真是太愚蠢了,为什么不叫他来唱?」他指着一旁的超级小子,「我应该唱男低音。他应该唱男高音而不是在那边拉炮。」
⠀⠀「你自己说我还不是青少年的。」Johnathan比划着自己的身高。
⠀⠀「男低音浑厚、稳固,您还要再等个十多年才有机会,恕我直言。」Alfred笑了笑,和担任男低音的Clark对上视线。
⠀⠀「少说我也该加入Dick和Tim,唱男中音!男高音就该留给小孩。」他又看了眼攥着拉炮的Johnathan。
⠀⠀「嘿!你太过分……」

⠀⠀简单的钢琴前奏打断了吵闹声。木门被推开,穿着居家服仍然睡眼惺忪的男人走了出来。他原想叫外头的人闭嘴,话却被硬生生吞回肚子里。
⠀⠀“Happy Birthday to you……”一句又一句,毫无音准和节拍可言。但Clark始终没有把目光从寿星身上移开。
⠀⠀“Happy Birthday to you——”
⠀⠀曲子结束了。稍嫌冷清的尖叫和拉炮声四起,而Clark只管从钢琴椅上跳起来,上前拥抱那个还在状况外的男人。

⠀⠀「看吧,这是唱男低音的任务,抱你老爸一下。」
⠀⠀「……好吧。」

C for Cape

⠀⠀红和黑听上去不太精明、不太安全,却是执行正义的一种方式。

D for Dawn

⠀⠀始于黎明。
⠀⠀「你终其一生都要这么做吗?」女人问他。他有着相对之下的冷静,但论谁都能看出来,男人的冷静来自麻木。
⠀⠀「是的,终其一生,直到死去。」
⠀⠀「这是他希望的吗?」眼泪终于滑落,「这真的是他希望的吗?」

⠀⠀「这与他希望与否无关,」他转头望向女人,给她一个迟来的拥抱作为迟来的安慰。

⠀⠀「我始于黎明。只要黎明不死,我也不亡。」

商品圖來囉!
再度工商,佔tag致歉。上次有來私訊我的姑娘們,我會在場後給您蝦皮的連結。有需要的歡迎私訊預購,但非常抱歉只能支援灣家的訂單QQQ

-

詳細資訊:
書名:A Year Later
規格:A5騎馬釘,50p
價格:120NTD
販售:CWTK27 D1在J47,場後會開蝦皮通販
試閱:
  又是一個冬天的來臨,你望著空氣中飄落的雪花:一年前,這些對自己而言只是天氣現象,現在卻是慢滿滿的回憶和感傷。你知道人類傾於在冬天憂鬱、夏天暴躁。人類的情緒太多了,總會成為任務的絆腳石;人類的情緒太多了,造成他們只能沈默地承擔這些,就像Hank得用酒精壓抑喪子之痛。只有Sumo見證過他臉上每一日醒來、每一夜就寢的痛苦;只有你見證過左輪、scotch雙雙被扔在他無意識的大掌邊。
  他想離開。就像一直以來都活在死寂深夜,他生命中的一切是那麼不明瞭、不透徹;是的,他當然想一走了之。他沒有扣下扳機僅是為了等待你。每一天、每一夜,他日復一日地待在那藏匿了血腥的死寂中,等你帶他看白晝。

-

內容說明:
故事時間在Markus一行人起義成功的一年後。剩下來的仿生人皆為所謂的“異常”狀態,cyberlife回收正常的仿生人,並不再生產更多。

為互動遊戲本。您的遊戲角色作為Connor,可以在看完一段故事後選擇接下來的發展、或是Connor的應對方式。選擇後請按照數字指示,找到接下來的故事。建議從頭到尾玩一次,不要回頭,這是屬於您的故事。
(編輯)
已經完售了!謝謝各位支持!

段子 佔tag致歉
我有錯字啊啊啊
一「排」白齒
隨便寫的,感覺這個畫成漫畫一定很可愛……(

【美苏】双律师AU

attention:
※這是AU,不喜勿入。兩人是同一所大學畢業的,皆是律師。
※很短而且沒有後續。

/

@Helpless! 太太的點文,希望您喜歡!總覺得這篇就是不是律師也完全說的通,沒寫出律師的特別之處,非常抱歉了TTT(下跪)

/

  他原先不认为对方会停止这场长达两年的冷战。直到他们打了一架,双双摔进硬得似木头的沙发里。

  Solo知道自己对Illya Kuryakin——他的同期竞争对手,持某种程度上的轻蔑眼光,毕竟那名金发高个可是个俄国人。他的母校只教育最具智慧的美国白人直男(这是校友嬉笑间的说词,事实上没人知道有几个家伙是弯的,例如Solo这样没在派对中找女人来一炮的便特别可疑)。这些法律系和平大使嘴上喊着平等,却没有任何一个愿意接纳和他们不同的人,包含此时此刻和俄国人陷在沙发里的Napoleon Solo。
  他得洗白,Napoleon Solo当然不是这个性向,更不是俄国文化爱好者。他喜欢女人、奔放活泼的美国或欧洲女人。硬邦邦的男人和肌肤吹弹可破的女人,当然是后者更为讨喜。更别谈那个大得毫无道理却无比荒凉的民族了,无论男女,全都面无表情像具尸体,而且痛恨一个自由美好的国度(年轻气盛的美利坚)。他忽然想起一则笑话:若你和一群俄罗斯人睡在一块,半夜起床撇尿时,你会以为自己在停尸间:因为他们连睡着了,脸都僵硬得像是备战状态(再握把手枪,就是Ethan Hunt了)。

  Solo确信自己应该在0.5秒之内起身,离身下的俄国人越远越好,但这几年内为数不多的画面忽像是跑马灯,一幕幕闪过了他的脑袋。美国人一瞬间做不出任何动作。 Solo知道这个俄国人在他的生命中不占地位,他却翻出了好几段根本不重要的记忆。

  大约十分钟前俄国律师对他拳脚相向,以致于现在的局面如此可笑。 Solo已经对对方这个因共产主义而年久失修的办公室不满许久了,现在居然陷在那张硬质的沙发椅上;由他在上的姿势看上去简直是把一连串的错误归咎于他。最可恨的是他并没有在0.5秒内起身;正确说法是,五秒内都没有。
  至于为何如此,他只能说那五秒有点像是在做梦。因为长时间的运动,不,打架——他已经有些缺氧。终于将俄国人制服时,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没有瘫软下来。压制他到起身这段空隙里,他总是需要喘口气的。至于那些在脑中徘徊的画面,他将不列入解释中。毕竟「抱歉,刚刚突然想起我们相处的画面」听起来实在太一言难尽了。

  「滚。」直到他出声,Solo脑中的蒙太奇才终于被打断。
  「……抱歉,在我放手前,请保证不要再出手。」他说着,汗珠滑落。
  「没问题,你滚起来。」那对冰色的眸瞪着他,仿佛要将他冻结。
  「Peril,我认为我们应该和好,我对我的作为感到很抱歉……」他一面起身,一面撩起他被汗水濡湿的卷发。在这个季节,流那么多汗简直比登天还难。
  「实际上,我们不是这个时候过节,若过节是你的理由。」Kuryakin终于移开视线,否则Solo会给他新的绰号——红色梅杜莎。
  「Come on!」美国人忍不住瞪大了眼,「难道化敌为友不好吗?你总要把每个人揍得跟苏联国旗一样红才愿意坐下来好好说话?」他再度出击。
  他知道自己的发言太轻浮了,但他没有忍住。但对方难得没有恶言相向,仅是瞪了他一眼。他想或许是这番言论终于让对方体认到自己的不成熟,否则他没有理由接受自己神来一笔的調侃。他们已经冷战了两年,而这两年内他们的交谈率几乎是零。 Solo当然想过有没有除了冷战(Cold War)以外的词汇能形容这场悲剧,毕竟用这个词来形容美国人和俄罗斯人之间的不和实在有点可笑。很可惜,并没有,所以至今他还是这样称呼他们之间的关系。
  若问起原因,大概就是他抢了俄国律师的工作——被告是一个油腔滑调的美国佬(他认为自己被委托的原因显而易见?);俄国律师以牙还牙,最后就像现在这样,两人坐在沙发上,没人想多看对方一眼。真是幼稚透顶,年轻美国律师想着。

  「放轻松点,这样大家都难受。」他又补了一枪。事实上,他的确很想和好,他从来没和这名俄国人拥有一段私人交谈,只有学习和公事上的互助,当然这也很快地在Kuryakin的案子落到了自己身上之后结束了。但他不是真正痛恨这名俄国律师,他们同年生,喜欢同类型的女孩。若没有那场意外,他们说不定会是朋友,何况他居然清楚记得他们的每一次交谈(在诡谲的时间点被回想起来)。美国人拒绝思考自己看了太多喜剧电影的可能性,正向地认为和好是很有机会的。
  「如果你更早说这些话,接受很简单。」俄国律师干笑了一声。
  「但这两年内,你的行为令人无法忍受。」没想到这连续的三枪都没能拿下俄国人,他俄腔的英语再度逼迫Solo道歉。
  「Gaby的事情我很抱歉。」语毕,他起身启动空调,身上的汗水在极低的室温下令他发冷。 Gaby Taylor,迷人的女孩,Solo回想着。那是俄国律师的前女友。 Solo曾与她调情过一阵子,而这大概是他出生以来最没道德的行为了。但他也有一套理由让自己不要过于自责:那女孩不适合与无趣的俄国人交往,至少他这么想。
  俄国人盯着他,直到他放下遥控器。
  「但你们的感情裂痕问题不在我,Peril。」
  「滚吧,慢走不送。」他咬着牙说道,接着站了起来,较美国人高出一截。气氛变得紧张,Solo担心自己到鼻梁在下一秒就要吃痛。
  事实是Solo今晚无处可去。他原先只是要到布鲁克林找一名老友,没料到雪越降越大,整个纽约只剩下雪和高楼突出的影子,说不定整个帝国州也是。接着他可悲地发现自己就站在Kuryakin的事务所旁边,附近也没看见旅馆,他认为自己该去买张乐透了。毕竟经历那么多巧合后,还能在三句话内被痛扁一顿的机率能有多低?
  
  「你知道我无处可去。」
  「别奢望能在我这里过圣诞节。」他又用那种能将对方石化的眼神瞪着他。
  「你、我,我们今天没人回得了老家,什么时候是圣诞早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没人能离开。何不和好然后快乐地度过一晚?」他说,一面避开他的目光,擅自翻找起冰箱。
  「别动我东西,Cowboy。」他走向那台对资本主义来说实在太小的冰箱,并一把抓住对方的肩,将他推开。
  「你有没有威士忌?」
  「威士忌不会在冰箱里找到。」俄国人撇了撇嘴,走向一个相较之下大得多的木柜。
  「很可惜。」他查看了一轮,「没有了,只有伏特加。」不知为何,当他问起威士忌,气氛就不那么危险了。
  「行。」美国人应道。
  「我能翻你冰箱吗?以一顿晚餐为交易。我想今天无法叫外送。」
  「随你。」

  不出一小时,他们坐在那张过矮的餐桌上享用着Solo的手艺。俄国律师吃得很快,伏特加对他来说也像是水,很快就见底。
  「看来你饿得要命,Illya。」语毕,对方瞪了他一眼,又将头埋回没有太多配料的红酱义大利面中。 Solo自知无趣,将目光投到他的办公桌上。
  「工作一整天?」闻言,俄国人撇头,将杯里剩余的伏特加饮尽,又再添满酒杯。
  「你有吃午餐吗?」
  「听着,我的生活跟你没关系,Solo。我只是完成工作才休息。」
  「你常这样吗?」
  「妈的干你屁事!」闻言,Solo估计他真的醉了;他从没听过对方爆粗口。
  「如果你需要,我能经常替你带午餐。」
  对方没有回应,他当作这是默许了。

/

  雪势减弱,俄国人沉沉睡去。 Napoleon Solo决定留张纸条,然后离开。

/

  「你觉得呢,Peril?」
  「随你。」反正他没有损失。
  此刻,当他手里攥着铅笔字迹糊得只剩下「能替你带午餐吗?」的纸条,已经是12月26号的事了。

  后来,稍微闲暇的正中午他才仔细看了纸条,发现似乎还有一行写着「我们是朋友吗?」。

  他将纸条扔进垃圾筒后,听到事务所鲜少响起的门铃声。

-Fin.

【超蝙】Forget(3/完)

*attention:
※弃权声明:角色皆属于DC,只有OOC属于我。
※此篇会有个tag,方便阅读。
※两人都年轻,20出头而已,比较幼稚点,若不能接受这样的他们就按叉叉吧。
※Lois是Clark的友人而非伴侣。
OK?↓
-

summary:心底告诉自己该叹口气便转身,终也是藕断丝连。

-

  Clark的沮丧忽被一种测试的心理填满。他在接下来沉默的十秒对望里,凑上前含住对方的唇。
那很柔软,犹如新绽的花瓣,和他骇人的面罩成了对比;而Bruce几乎是愣在了原地。首次,他没有回覆一个吻。
毕竟那如此羞涩、却又炙热。
超人离开了只有一个弹指那么短暂的吻并且「逃离」了现场;称得上吻吗?那似乎只是一个轻点啊,人间之神。他心里有那么一个恼人的声音在质问着自己。
高谭人则选择将惊讶全吞进肚子里,并试图镇定下来。他在脑海中搜寻自己有空档的日子:他知道自己得找超人谈一谈,以确定他们日后的关系。
  简单来说,Clark已经在那一秒里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了。他的情感早超过了友谊;至于什么时候升华的,不得而知。
他怎么就没有猜到呢?
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盯着那红披风瞧、为了能多看他几眼收购了星球日报……他想过这个,但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对方,或许他的迟钝来自于此。不论一个善良的小镇男孩;或是强大坚定的人间之神,他配不上他。
然后Bruce近乎满档的行程使他意识到一件事——不可能日后再谈,否则在这个「日后」以前,Clark很可能不会出席。
  他翻遍了整个联盟,超人离开了,他试图拨电话给他,但无人接听。
无可奈何之下,他褪去了面罩,打了通给不同人的电话。
「妳好,Lois Lane?」
“......Bruce Wayne?”
「是我没错,美丽的小姐。」他隔着电话都能听出的笑意让Lois不禁深思自己究竟做过了什么事,使得这个每秒都有天文数字在指尖流动的男人花时间拨了一通电话给自己。
「而我需要妳的帮忙。」Bruce在两秒后尚未听到女人的回覆,便接着说道。
“嗯……Wayne先生,你要明白我能为你做的不多。”她又经历了五秒沉思。
“除非有关Clark Kent。”Lois相信那五秒的直觉不会有错。
而Wayne知道自己找对人了。
「我正是想问问这个男孩的事……」他若有所思的音色使Lois提起了最高的兴致;她首次对一个花花公子的电话有情绪反应。
「我想知道,他沮丧时都会去哪儿?」他不再使用电话一开头那么轻浮的语调,他确定这个Lane知道些什么。
「我想妳应该会知道的。」
“他会回斯莫威尔,堪萨斯。”Lois识相地提供了最有可能性的帮助。
「好的……谢谢妳。」他礼貌地回覆,打算挂掉电话却又被叫住。
“等等,Wayne先生,他还好吗?”
「还好,只是有点状况。」他刻意叹了口长气,期望话筒另一段的女人能够给他更多情报。
“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的音色笑得像是明了内幕,Bruce想。
“Good luck,Mr. Wayne.”她微微一笑,亲自挂掉了顶头上司的电话。
妈的,Lois Lane肯定什么都知道。 Bruce一面听着挂断后的嘟嘟声,一面红着脸想。

/

  Clark飞回老家后,Martha担心的视线就没有少过。
独自坐在外头的木椅,很有中老年人的气质,除了那身紧身衣——他一语不发地盯着被午后阳光嵌着金黄的玉米田;通过那片田地的光线照向他和他的小屋,被木窗框切成数道而洒在老母亲的苹果派上:是的,热腾腾的苹果派首次在他回家后,被遗落在冷清的屋内。 Martha终于无法忍受了,她走出屋外,站在儿子身旁。红披风不如往常神气,而是沮丧地垂在地面上,衬着他蓝色眸子里,迷惘的目光。
「告诉我吧,儿子?」她除此之外没再多说,仅是等待对方的那丝茫然和自己的忧心对上。三秒聚焦,他欲言又止。
「妈……我想我搞砸了。」他仅是这么回覆,又怯弱地将眼神移开母亲温柔的微笑上。
「搞砸什么?」她进一步发问,一手搭上红披风覆盖的肩试图安抚她永远的挚爱;披风下的英雄并非永远坚强无敌,而这丝迷惘和任何普通人背负着的相同。去掉披风和紧身衣,他同样是个情感丰盛的男孩。
「Bruce的事。」一个简短的回应足以说明一切,一个母亲也理所当然地明白。
「他厌恶你了吗?」Martha的神情忽然严肃了些。
「不……不,他没有。但我不知道会怎么样,因为我什至没有好好告诉他我的心意。」他看了看一旁的母亲。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妈。」
「Bruce大概很惊讶吧,或许他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发展。」母亲回以微笑,才将目光投向了玉米田的尽头。
「我不知道……我想我配不上他,我不及他一半的善良。」Clark想起黑暗骑士身上无数的伤疤。即使它们可以不存在,但它们的主人不那么决定。

「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该放弃、就该遗忘?」

「我的傻儿子,你忘不掉的,若感情那么简单,我和你爸也不会走到婚姻里。」Martha笑了笑,指向那片玉米田。
「你可以用一只手指毁灭这里,但你没有。」
「你可以统​​治人类,但你没有。你选择将力量用在执行正义的一方,即使这免不了牺牲和伤痛。Clark,你有权力选择更好的地位,但你宁愿做个卑微的记者,而不是这颗星球的统治者。」Clark想说些什么,但Martha随即接了下去。
「别质疑自己的心,我的儿子。或许他在你心目中是最好的人,你感到自卑,你不认为自己能够赶上他的脚步……」母亲深吸了口气,脸上是满载的温柔。
「但不要忘记,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或许在他心里,你也是。」
「妈……他会接受我吗?万一他觉得我很恶心呢?」他万分痛苦地回覆。
「这你就要自己找答案了,我的儿子。在我看来,他或许不是喜欢男人,但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她想起了那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每一次的笑:腼腆的笑、大笑、醉醺醺地笑,总之,他的每一次来访,总让家里被笑意填满。
然后他也想起了那张白皙脸蛋上的笑容,他想自己下定决心了。

/

  尘土飞扬的乡间小路有辆不合布景的跑车驶来,准备起飞的超人被此挽留了下来。
车主下车的样子不失优雅,却能看出些微紧张。 Clark也感到心跳愈来愈快。他根本懒得问对方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的,只是凑前,以双脚离地的速度,于是他们停留在道路上。老母亲则转头,那盘苹果派再度映入眼帘。
「Clark。」他有点尴尬了,尤其想起今天的瞭望塔。
「是我想的那样吗?」他露出一个高谭王子常出现在报纸上的表情,不得不说,很好看。
「我爱你,Bruce。」
「说真的,男孩,我太晚察觉了……」
「你呢?」Clark很显然不想再听他用来掩饰害羞的社交用语,他只想知道,现在他有没有拥抱他的资格。
Bruce则知道,说yes只会让情况像是小学生间的告白。
于是他垫着脚尖,给对方一个上次没有完成的吻。玉米田作证,Bruce的耳根竟然在发红。

  Clark庆幸自己没有遗忘,包含房里,那块大得足以给Martha、他自己和Bruce分享的苹果派。

-fin.

【超蝙】Forget(2)

*attention:
※弃权声明:角色皆属于DC,只有OOC属于我。
※此篇会有个tag,方便阅读。
※两人都年轻,20出头而已,比较幼稚点,若不能接受这样的他们就按叉叉吧。
※Lois是Clark的友人而非伴侣。
OK?↓

-

summary:心底告诉自己该叹口气便转身,终也是藕断丝连。

-

  若要让Clark形容,他会说这是奇迹。
百叶窗被来自路灯的光线和它创造的人影拨动着,但它们始终无形。凝视了三秒后,Clark还是决定亲自看看晃动的黑影究竟来自于谁。
「你……」他拖着干瘪的身子出来应门,而门外站的是他此刻最想看到,也最害怕看到的身影。他讶异的连名字都叫不出来了。
「这个时间欢迎我吗,男孩?」嘴角微翘,但Clark能看出他的疲倦。
「当然欢迎,随时都欢迎你,Bruce。」
  但他没说过这个奇迹的结局圆满与否。
Clark仔细想过后,他认为这对于Bruce来说应该只是场棋局,黑白两者的较量。他在上一步做了错误决定,于是这个缺失得靠下一步来弥补;仅是如此单纯地,他想挽救这棋局的走向;挽救导向悲剧的剧本;挽救颠倒的白昼黑夜;挽救他们间变质的情谊。
Bruce要将它拉回原处,而Clark不想输掉这棋局。
却又体认到自己不得不输。
「我来是想问你最近的状况。」他开门见山地说。
「我很好。」顺手开了灯。厨房有咖啡香,和夜里的时钟滴答作响。
「你并不。告诉我,超人最近为什么在大都会消失了?」Bruce几乎是跌坐在沙发上,他甚至打了个哈欠才接话。
「最近作为Clark Kent有点忙不过来。」他自暴自弃地苦笑了一声,Bruce难免​​蹙眉。
「虽然不算太久,」他花了几秒思考。
「将近三天。但你吓坏正义联盟了。」他的声音很小,这让Clark更确信一件事了。
「你看上去很累,你该休息了。」他叹了口气,决定不让他碰厨房里的咖啡。
「我很好。真的,如果你能乖乖地出现在电视上就更好了。」他讽刺地低声。
「能不能告诉我你在生什么气?」Bruce认为这才是重点,而Clark正好想避开这个话题。
「我没生气,我说了,我没出现只是因为最近比较忙。」他阖眼,五官全纠成一团,眼镜都要被挤下来了。
「联盟还很不稳定,从上次的事件以后,大家都对联盟的防御系统没什么信心。」
「Diana快发疯了,她总是担心没来联盟的每一个人。更何况我们不允许无故缺席。」他补充。
「总之我之后保证出席,能不能麻烦你不要再问我原因了?我私下过得如何应该与你无关。」他没敢看Bruce的脸,虽然他没有戴上骇人的面罩,但Clark总觉得若与他四目相交,很可能所有想法都会被拆穿。
断得干干净净,Clark。
「哦。」他有些错愕。
「亏我把你当成朋友。」Bruce承认他不想听到Clark这么对他说话,他几乎难过的想往Clark脸上揍一拳。
「什么?」
「我把你当成朋友,Clark。告诉我,我那天和你吃晚餐,是不是让你不舒服了?」他觉得自己在发抖。
「……Bruce,我不想谈这个。」他的脑袋嗡嗡作响,「朋友」二字仿佛丧钟,重重地回荡。他无法不去听。
「不,告诉我!我带了群女人一起吃饭让你感到恶心?」他也很好奇为什么夜这样深了,自己还能发这么大脾气。但他被Clark的情绪缠身太久,且找不出原因,发火似乎又不是那么说不过去——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如果只是这样,你又凭什么不能接受?大圣人?我告诉过你多少次那是……」「凭……」
凭我爱你;凭我不忍看你受苦;凭我不想只是朋友;凭我想将你拥入怀中;凭我能好好照顾你。
「什么?你到底凭什么?连联盟也不去?」他发疯似地不留下任何空档便接话。 Clark首次没有害怕对方恨自己,他突然胆大无比,而且一肚子火。
「你问我生什么气?那你又在发什么疯?」Clark一时只想得到这些话;这些会把情况变得更糟的话;这些会把距离变得更远的……
不是正好吗。
「我?」不自然地歪着嘴角,Bruce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失去控制了。
「对,你。」他指着男人的鼻子说。那并非Clark Kent如往常那样温柔敦厚、老实善良的样子;那是人间之神高高在上、威严拘谨的口气。
「我先说清楚了,Clark,如果你在为Bruce Wayne的道德缺陷闹别扭,那我没辙,因为我改变不了任何事情!任何一件狗屎事情!」他拍开对方的手大吼。
  对比是极致的静。
「……你的情绪和精神都不适合谈话,你该走了。」他们沉默了近一分钟,Bruce警惕地瞪着比自己高出一截的男人,Clark则收起方才那副姿态——毕竟那对Bruce来说没什么吓阻效果;他更不忍心那样对他说话。
「我不走,除非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去联盟。」他在那段时间内稍微冷静了下来,却仍然坚持得到答案;关于他想知道的。
「我能送你回家。」Clark没有解决他的疑问,仅是偏开视线。
然后Bruce的神色变得锐利。
「你在躲我。」他冷冷地说。

/

  「不了了之?你是指什么?」大都会第一女强人Lois Lane的高跟鞋在地面叩出声响,她看上去极度不满目前的状况。
「呃……Lois,我想我能好好解决这个。」他的语气一点也不笃定,很显然,他只想结束这个话题;很显然,一谈到高谭王子,所有人都会巴着他不放。
「先回答我,什么事情不了了之?」她盯着站在她眼前的高大男人默默地咽了口口水;这让她好像进入了某种教训孩子的情境,即使那个孩子能飞、能一个喷嚏把大楼毁灭。
「昨晚的对话……他说完那句话就离开了。」他接受了连续的质问,以及熬夜底下的思考,换作一般人大概已经挂上两个惨澹的黑眼圈了。
「唉。」她啜了口咖啡,香气敏感地钻进男人的鼻腔。
「你打算怎么挽回?」
「或许我不该挽回……先别那样瞪我,我是说我根本没机会,难道不是吗?」Clark摆了摆手,试图让Lois不要在下一秒将咖啡泼到自己脸上。
「又来了。」她翻了一个特别明显的白眼。 「你总是在贬低自己。」
「他身旁有那么多比我优秀的人,而且他究竟是不是喜欢男人也不……」
「那回答我吧,你忘的了这份感情吗?」他们的音量似乎引起了同事的注意,这令Clark皱了个眉头。
「嘿。」她将对方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并且降低音量。
「你忘得了吗?」
「或许能……」「你知道吗,在我看来你是铁定忘不掉了;你陷得很深。」Lois微笑。
「别管那么多,去追他吧,毕竟你很难只把他当成朋友看待。」
Clark叹了口气,回到他沉闷的小座位上。

/

  「蓝大个!」闪电侠嘴里叼着一块饼干朝他冲来,他差点没捕捉到这个画面。而他并非没有预想到这种情况。
「你终于来了!」接着递给他一块一模一样的饼干。
「不了,Barry,我不饿。」他勉强地笑了笑。
「蝙蝠侠呢?」
「……说人人到。」他眼看两人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便火速……光速离开了现场。
「你终于来了。」他嘲讽地说。
「听着,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我只想告诉你,我前几天没来真的没有什么理由。」
「正义联盟是学校吗?你想来就来,不想来就装个病然后窝在家里?你没来开会,而且三天内你该值一天的班。」
「我知道我错了,B。」他沮丧地垂下脸来。
他依然打算就这么结束。
「如果你打算补偿……告诉我,你在躲我什么?」

-tbc.

【超蝙】Forget(1)

*attention:
※弃权声明:角色皆属于DC,只有OOC属于我。
※这篇很短不会坑的相信我(。
※此篇会有个tag,方便阅读。
※两人都年轻,20出头而已,比较幼稚点,若不能接受这样的他们就按叉叉吧。
※Lois是Clark的友人而非伴侣。
OK?↓

-

summary:心底告诉自己该叹口气便转身,终也是藕断丝连。

-

  晕眩。
Clark Kent,你究竟何时才会放弃?
在轮回了多少次已成天文数字以后,这个想法仍狠狠地撞击着主人的脑袋。 Clark感到严重头痛,以及一阵呕吐感;超人怎么可能感冒?但他的确感觉到了那些症状;这就像人生第一次体验感冒,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窝在床上不发一语。
  困惑。
Lois Lane则坚信她接下了Clark一天分量的工作后,铁定会好好地打通抱怨电话。
  年少。
而望向高谭,老管家Alfred Pennyworth同时思考着该如何开导大都会的超人——幸运的是他尚未知那个超人正丧志地窝在棉被堆里,否则他不会宁愿无视自己一头的花白,而处理愁眉苦脸的年轻人。
  轻狂。
再稍微将镜头带得低些,一楼大厅的Bruce Wayne愉悦地饮着香槟。

/

  他翻倒了第三杯香槟,三名女人(棕发的那个已成连续三期杂志封面,高谭王子Bruce Wayne的暧昧对象)送他上楼。 Alfred倒抽了一口气,眉头紧蹙;他已经忙了太多太多事儿,这时候看到三个名模和一个喝得烂醉的少爷并不是个好预兆。
在叹完那口气以后,白发苍苍的老人声称自己能够一个人将他抱回房间,女人们还在胡闹;老管家早该习惯了,但女人们不该惹现在的他、濒临发火的他。
他「大吼」了第三次「请」离开以后,女人们简直似见到了恐龙一样快步逃走,要是高跟鞋留在了楼梯上,肯定会被Bruce取笑为灰姑娘好一段时间。
  「Alfred。」
「原来你没醉啊。」他笑了笑,将瘫软的重量放下。男人摇了摇脑袋,回给他一个冷峻的眼神,钢蓝色在眸子里仿佛结冻那样冷;这让老管家轻而易举地猜到了他装疯卖傻的原因。
「大都会的家伙没有出现。」他扯开领带,随意甩在一旁。
「少爷,别插手私人的……」「你也在插手,不是吗?」
他自认倒霉。
「……是的,但我截至目前什么也没做。」老年人微微一笑,直面他的少爷。
「他到底怎么了?」Bruce甩了甩因香槟酒结成麻绳似的发丝,瞪大眼睛等待着答案。
「这个……我不清楚,但自从上次他和您吃过晚餐,整个人都变了。」他嗅出了Bruce的不耐烦,决定将自己的观察据实以报;Bruce的眼缓缓眯了起来,仿佛反驳着什么。
「我?」他几乎翻着白眼。
「是的,似乎如此。」他笑着而不再补充什么,仅仅离开了他的卧房。
  他接下了来自Alfred的震撼弹;事实是他着实吓了一跳,且摸不着头绪。因为他?那顿晚餐?
我做错了什么?
隐忍着头痛,他决定先把头上、脸上该死的香槟冲掉。

/

  「所以,」Bruce干笑了一声,将一口浓汤送进嘴里。 Alfred仍站在他左侧,佯装对他的话毫不在意似地四处张望。
「你要我去探望他。」Bruce有些反感地扔下汤匙,快速从木椅上起身,穿过老年人身旁而不瞄他一眼。老年人将他的举动视为某种程度上的赌气,毕竟就在他离开那暖烘烘的浴室以后,被通知了错在自己身上,他自然是要生闷气了。
「是的,Bruce少爷。你最好今晚过去。」他使他留在原地。
「我到底他妈的做错什么?」再也不是闷气了。
「您挑战了他的价值观。」他毫不留情地出声。
  Bruce和Alfred在原地沉默地站了将近十分钟,接着前者才叹了口气。
「……我会的,我会去看他的。」语毕,他快步上楼;或许是懒得听Alfred的责备。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