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采cheer

動力呢 沒有動力啊

【汉康/哨向AU】The Prophet's Creation 先知的造物(4)

Attention:
※哨兵!Hank x 向导!Connor,不喜勿入。
※弃权声明:QD拥有角色,我只拥有ooc。
※对于原作而言,我的角色有许多立场上的不同,也无绝对的正反派。特别提醒,Amanda在此篇故事是确实存在的人,而且依然活着,掌控了模控生命。我也替她增加了许多自己猜测的个性和动机。换言之,Amanda绝对是ooc的,这点我必须致歉(下跪)。

媽呀這章好怕被河蟹阿,應該不會吧......

/
(1)(2)(3)
/

  13:01 底特律市中心 底特律塔调查部
  底特律塔调查部的打架闹事?再正常不过。
  Hank‧Anderson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这很不理智;知道这又是个让人看他笑话的机会;知道这种戏码毫无意义,但他即使连午餐都没吃,也不打算放过眼前只留了一点胡渣的男人。

  底特律塔──美利坚实力排名前三的塔。人们难以界定它的专门功能,因它拥有三个部门,分别为调查部、军事部和情报部,而Hank很讨厌情报部的贱人,他们老喜欢插手调查部的业务,频率大概只高过FBI那些老是叨扰底特律塔的婊子(若提高一个层次来看)。先不论那些离他几万公里远的事儿,眼前的胡渣男勇夺令Hank痛恨的事物……第二名,仿生人稍赢过他。
   但若这是他的结论,现在的自己为何不是坐在办公桌前调查昨日守财奴Richard的案子?为何要揪着那混账的领子发飙?讨厌仿生塑料难道不是他们唯一的共识?
  「够了。」
  他还真没信过那么吊诡的事,什么「意识到时自己已经动作了」、「手自己动了」、「脱口就骂了」。这都只是妈的借口,人当然能控制情绪不是吗?
  「离我的向导二十公尺远,Reed,永远。」
  「你认一个破塑料为你的向导?」名为Gavin‧Reed的哨兵大笑。Connor的显示灯运转至鲜黄,他方才承受了一名哨兵的攻击,靠在一旁桌边;没有任何生物组件受损,但已是足够的威吓。
  「干你屁事。」他揪住衬衫的手攥得更紧,「你敢再动他,下场就是他妈的吃拳头。」深邃的一对蓝瞪视着对方,Connor此时才起身。
  「操他妈的Anderson,你们难道打过炮了吗?」

  Gavin下一秒便吃痛地低吼出声。换言之,Hank出手了。
  「操!操你的!」他擦拭着嘴角出的血,「妈的Anderson,连你也爱上塑料混账了?」
  「我他妈没有,我只是看着你这种行为不爽。」
  「唬烂。」他吐了口夹杂鲜血的唾液,指控Anderson。

  可怕的是他妈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鬼扯了,反正他的说法也不算是在扯谎。

/

  「Lieutenant,您该看看这份报告。」Connor在阳台找到了他,就像平常那样拿着一份资料向他走去,Hank也一如往常地发火;即使在Gavin被同事架走以后──塔里的斗殴事件差不多就是这么频繁。
  「我跟你说第五次了,我不爽调查这个案子。」他转过身,指着对方的鼻子。
  「我对什么他妈的异常仿生人没兴趣,不要再让我说第六次。」接着放下手。
  「但这是您的份内工作。如果您不协助完成,我将被……」「知道了,混蛋。」他对这样的警告嗤之以鼻,却也明白这种后果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
  「所以呢?什么报告?」于是他回过头问。
  「根据我对那台停机的仿生人做的型号调查,它并非最为稳定的机种。」他指着打印在白纸上的数据。
  「您看,我采集了一些数据。它极低的市占率里……」「麻烦说英文。」他不耐烦地咋舌。
  「简单的说,同型号的向导仿生人不断地异常,其他不在底特律塔管辖范围的案件越来越多。」他接着说,「这是一个失败的型号。」
  「失败?」Hank冷笑了一声。
  「我倒觉得挺好,至少我们调查的那台机器成了为民除害的角色。」他一面说着,一面回想死者Richard疑似逃税的纪录。
  「这种低级的逃税手法,说实在还真不会有人去查。这就算了,他的家暴前科早就令他罄竹难书。」他一面说着,一面点了根烟。
  「Lieutenant,」「干嘛?」
  「您考虑戒烟吗?」他的态度显然婉转了不少,Hank不是没有察觉。
  「没考虑。」
  「我……认为您有结束自己生命的倾向,这正确吗?」
  「如果你再不闭上那张塑料破嘴,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这有效使该死的安卓静了下来,Hank总算找到了制伏它的方法。
  「但……」Hank像在反驳自己似的,「是,如果能现在死,我就现在死。我他妈恨不得早点死。」接着以食指跨着中指刁烟。
  「为了什么?」
  Hank‧Anderson原先以为自己能立刻说出理由,但他没有。他思考了很久,唯一不会感到不耐烦的也只有机器了。
  「……爽。」
  他有说出理由吗?当然没有。

/

  01:53 底特律市中心 Hank的公寓

  「去──他妈的──」他吼着,摔了酒瓶。或许他没想过这样能吵醒待机中的仿生人,他的音量早就达到警告范围。
  他也不会想那么多,都他妈的醉成烂泥了。

  自他们见面后已经过了十天,Connor始终无法得知对方为何执意自杀,他试图找出一点解释,但Hank总是不留下什么线索,防他如防贼。
  「Lieutenant?」他脱离待机状态,走向已经熟悉的卧室(虽然在第一眼就被划进他的数据库中)。
  他分析到空气中的血腥,来源为Hank的左手掌心。酒瓶碎片割伤了他。
  「您还好吗?」他大步向前,待在床边。Hank倒在床铺上,碎片扎得他发出低鸣,Connor只顾替他处理伤口。
  「Christ……」「抱歉,这会有点疼,但若不立刻处理会造成大量失血。」他简单地说明,快速包扎。
  接着,他瞥见床上的几罐白药片。性能极高,若过度服用会造成精神错乱或死亡。他知道Hank拥有这个,在第一天遇见他时就知道,但他居然没设想到Hank会用这个来自杀。Hank服用的量还不足以达到上述的功效,但他搭配了威士忌,令喉咙有灼烧般的疼痛,何况对一个哨兵而言,这更是极大的痛苦。
  「你干嘛哭?仿生人会哭的?」
  他的回应是低头吻他。
  威士忌味道的唇瓣吮着对方的冰冷,Connor也探出舌来汲取所有的酒香,即使对他而言只是数据。今晚他哭了,没有人教导他该怎么哭泣,但仿生泪水就是如此自然地、彷佛婴儿啼哭地从他的颊上滚落。没有温度,但Hank会说有。
  「以后,你再也不需要药片了,再也不需要,Hank。」
  No more,no more pills.
  今晚他呢喃些什么?就这样罢了。
  「让我成为你的,Hank。」當意犹未尽的吻终于告一段落,他说。

-Tbc.

商品圖來囉!
再度工商,佔tag致歉。上次有來私訊我的姑娘們,我會在場後給您蝦皮的連結。有需要的歡迎私訊預購,但非常抱歉只能支援灣家的訂單QQQ

-

詳細資訊:
書名:A Year Later
規格:A5騎馬釘,50p
價格:120NTD
販售:CWTK27 D1在J47,場後會開蝦皮通販
試閱:
  又是一個冬天的來臨,你望著空氣中飄落的雪花:一年前,這些對自己而言只是天氣現象,現在卻是慢滿滿的回憶和感傷。你知道人類傾於在冬天憂鬱、夏天暴躁。人類的情緒太多了,總會成為任務的絆腳石;人類的情緒太多了,造成他們只能沈默地承擔這些,就像Hank得用酒精壓抑喪子之痛。只有Sumo見證過他臉上每一日醒來、每一夜就寢的痛苦;只有你見證過左輪、scotch雙雙被扔在他無意識的大掌邊。
  他想離開。就像一直以來都活在死寂深夜,他生命中的一切是那麼不明瞭、不透徹;是的,他當然想一走了之。他沒有扣下扳機僅是為了等待你。每一天、每一夜,他日復一日地待在那藏匿了血腥的死寂中,等你帶他看白晝。

-

內容說明:
故事時間在Markus一行人起義成功的一年後。剩下來的仿生人皆為所謂的“異常”狀態,cyberlife回收正常的仿生人,並不再生產更多。

為互動遊戲本。您的遊戲角色作為Connor,可以在看完一段故事後選擇接下來的發展、或是Connor的應對方式。選擇後請按照數字指示,找到接下來的故事。建議從頭到尾玩一次,不要回頭,這是屬於您的故事。

KILL BILL
超人一出生就是超人,克拉克·肯特、眼鏡、西裝……都是他用來隱藏自己好進入人類社會的偽裝。那克拉克的個性呢?膽小、懦弱……那正是超人對人類這個物種的看法、投射。

【汉康/哨向AU】The Prophet's Creation 先知的造物(3)

Attention:
※哨兵!Hank x 向导!Connor,不喜勿入。
※弃权声明:QD拥有角色,我只拥有ooc。
※对于原作而言,我的角色有许多立场上的不同,也无绝对的正反派。特别提醒,Amanda在此篇故事是确实存在的人,而且依然活着,掌控了模控生命。我也替她增加了许多自己猜测的个性和动机。换言之,Amanda绝对是ooc的,这点我必须致歉(下跪)。

/
(1) (2)
/

  Hank喝了很多,像许久以前他的成年日那样酩酊大醉。

/

  10:04 郊外
  他踱步于原地,很难不发火。
  距离首次与Connor见面已经是两天前的事,而这48小时内,他几乎一直与这个塑料人相处在一起。
  他时常强硬地要他待机,最好永远不要醒来;不要让他再听见一次那个恶心的合成人声。但这在Connor的程序里不被允许。
  他竟然还能选择性地执行命令,就像现在。Fucking Android,他咋舌。

  「我他妈叫你待在车上!你有听懂吗?」他自认态度已较48小时前要好得多,否则他会大吼,吼到他自己的耳朵都发疼。
  「有的,Lieutenant。但我不应该这么做,我建议您应该让我一同参……」
  「去你的建议。」他朝屋内走去。
  「听着,如果你不能好好地当一个机器,至少给我少添点麻烦。」厚重昂贵的铁门被推开,场景像极了恐怖片(好在自然光仍亮着)。
  「Got it.」
  Hank无视了机械搭挡发出的声音,直视四周的一切。那条成年圣伯纳犬Sumo在他们步入此处前半小时早已向Hank回报过:这是发生于一小时前的凶杀案,被宅邸里定时来清洁的妇人发现才得以报案。
  有死者一名,以及一台处停机状态的仿生人。型号较Connor稍旧一阶,但依然是非常新颖的技术。价格十分不亲民的(唯一已对外贩卖的)向导仿生人。能够付出如此高昂的费用,只为一名向导──Hank认为事情的始末已经浮现一半,死者或许根本不是为了向导;一个性爱机器才是他的目的。
  「这个向导仿生人能做到肉体结合,精神结合的部分较为脆弱,但也以此维持软件稳定。」在他们进门后,一名警员直盯笔记本对着他们报告。
  「没有其余功能,稳定性最高,因此先行发售。而死者名叫Richard Walker,他的富有在底特律算是小有名气,却从没见过他捐赠任何金钱或物资,甚至不给予经济困难的亲戚一点帮助,这一带都叫他守财奴Richard,或类似的贬意词。」
  「我明白了。」他压根没有看向对他们说话的警员,仅是持续在屋内查看。
  Connor望向似乎没有目标的Hank,选择独自调查。映入他仿生虹膜的是血迹四溅,两具尸体相当靠近,几乎是迭在了一块,血浆染成紫红。不知什么事物使他的显示灯跳至鲜黄。

  「Connor,发现了什么吗?」Hank朝他靠近后将警帽摘下,像在对死者表达敬意。被点到名的仿生人看向后来者,有些无语。
  「没有什么,只是对这个……」
  「死去的姿态很奇怪对吧?甚至这个被枪杀的老Richard是阖眼的。」Hank将那顶警帽折了又折,像在把玩什么塑料玩具。
  「无庸置疑是一场谋杀。」Connor分析着未有指纹的枪枝,才下结论。
  「的确。」Hank终于将它戴回了花白的头顶,「但我们不知道为何他阖着眼。」才说道。

  「若这是仿生人受命令所为,不大可能会替这名人类……」
  「异常仿生人,Lieutenant。」他解释道,五官有些抽搐,「这是非常新的名词。他们难以被侦测,外表与正常仿生人无异。若拆除Led显示灯,甚至与人类无异。」他指着自己额角的蓝色灯光。
  「异常?你是指像禁入坟场那种的?」他打趣地笑了笑,一面看着似乎思索着什么的Connor,首次调戏了这名仿生人。
  「我认为不是的,他们不是被邪灵附体而是拥有自我意识;这个自我意识只是程序错误给人的错觉……」
  「噢,闭嘴吧。」他捏了捏眉心,「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自己想要这么做的?」
  「可以这么说。」经过一番预算,他决定替对方精简自己的用词。
  「操……」Hank叹了口气。
  「咱们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吧,我觉得这里差不多了,毕竟我们有点来晚了。」他心情复杂地催促着Connor离开,然而后者不明用意。
  
/

  这场采访以不愉快收场。
  「人口爆炸的时代。」女士优雅地啜了口咖啡,记者和颜悦色地等待着她的伟大的回复。
  「说实在的,我们没有和平的解药。」
  「……您是什么意思?」他仍旧维持着一张笑脸,正收看着的Kamski事后形容这个经典表情为「正在听那首ObladiOblada的披头四粉丝」会有的表情;已经微笑了三分钟却无法阻止笑意。
  「若能除掉腐败的部分,其余人就能好好待在世上了不是吗?」
  Kamski看着逐渐离开镜头与镁光灯的导师,与兰姆酒和癫狂的笑度过一晚。

  翌日他也反复地问着自己,那长达三分钟的笑声里扼杀了多少泪水。

-Tbc.

 


段子 佔tag致歉
我有錯字啊啊啊
一「排」白齒
隨便寫的,感覺這個畫成漫畫一定很可愛……(

【汉康/哨向AU】The Prophet's Creation 先知的造物(2)

Attention:
※哨兵!Hank x 向导!Connor,不喜勿入。
※弃权声明:QD拥有角色,我只拥有ooc。
※对于原作而言,我的角色有许多立场上的不同,也无绝对的正反派。特别提醒,Amanda在此篇故事是确实存在的人,而且依然活着,掌控了模控生命。我也替她增加了许多自己猜测的个性和动机。换言之,Amanda绝对是ooc的,这点我必须致歉(下跪)。

/

(1)

/

  7:41 底特律市中心 Hank的公寓
  「Jeffrey,我他妈惹到你了吗?你干嘛总是冲着我来?」仿生人离开了。Hank在他炎热的客厅里(他才不打算在上午七点多开冷气,天知道为何那么热)赤脚来回踱步,五分钟思考,一分钟犹豫,他终究打了通抱怨电话。
  否则他还能责怪于谁呢。
  “Hank,我知道你很火大,但这不是我的指令。”他试图反驳。
  「……那他妈是谁的?」他真正想说的是共犯也是罪人,默许也是同意。但经过几秒思考,在开口时他已将这番挖苦吞了回去。
  “你知道CyberLife吧?他们的CEO亲自在辞职前来到塔里,希望我们的单身哨兵能够试用他们的向导仿生人,并且给出反馈。”
  「为什么是我?嗯?」
  “Hank,我的老Hank……承认自己需要帮助吧,他妈的。”
  「我说过……」话筒另一端的Jeffrey将Hank与自己的对话权消去,只留下Hank将整个家用电话重摔在地面的可怖噪音,以及Jeffrey无奈的长叹。

/

  11:31 底特律市中心 拉斐特街上
  Hank为平复心情,又睡了一觉。醒来后经一番挣扎,才决定来到街上买点吃的,即使他什么也吃不下。他原先住在相对而言较偏僻的区域,而不是这样的市中心。直到Jeffrey替他在拉斐特街上找到了不错的公寓后,他才下定决心搬来,一方面离底特律塔比较近些;一方面他的生活也多一些乐趣。穷乡僻壤实在太无聊,这很快地加重了他的精神问题。若谈到一个没有向导的哨兵过于独来独往是多么危险,他自然是明白的。他早就想结束了,要不是塔里一致的挽留,他也不会为了精神状况之类的狗屁搬离原住址,这花了他一笔钱。
  但也正因太繁华,这个地方的车辆老是把他吵得难以休息,夜晚也不曾停歇。拉斐特街上有赌场,大型购物中心,成堆的酒吧和夜总会……你知道吧,从没有一刻安静。
  他外带了一些Pizza,口味不特别,只有起司和牛肉。他认为一个了不起的哨兵从来不会了五感的敏锐而屈服,他要享受生活。因此Mute们口中的美食,大约在一年的习惯期以后,也成了他口中的美食。他的五感变得能屈能伸,例如他喜爱咆啸爵士,却痛恨稍微出现在生活中的汽车噪音。

  也痛恨现在出现在他门前的仿生人,虽然与此无关。
  「您好,Lieutenant Anderson,」他安分地站在Hank窄小的家门前,「与上次见面的距离相隔约四小时,相信您正要用午餐。今天是假期,饭后有无计划呢?」并分析了一眼Hank手中的购物袋。
  内容物除了盒装Pizza,还有一罐未拆封过的、药局能买到的劣质白药片。
  「……滚开,妈的塑料。」
  「恕难从命,Lieutenant。」他在对方如利刃的眼神下谨慎地挑选着用词。
  「为了我们双方好,我认为我们应该撑过一个月的试用期,并且我是警用型,不会在您的工作上添麻烦,而是给予帮助。」他将用词变得更加人性化,期望Hank给出正面回复。
  「你想说你也有任务在身,是吧?」年长者推开那个永远年轻的向导,接着进门,「我告诉你,问题在于我不想使用你,我不想看到你,你的出现只让我需要更多白药片。」他一面放下纸盒一面指责道;门外的仿生人随即走了进来。
  「您应该考虑……!」他被推至那几张矮凳上。
  「不考虑,现在滚出去吧,我要吃饭了。」
  他起身,不说任何话,仅是从主人背后悄悄地走进了卧房。Hank也没多瞧他一眼,默默地拆开纸盒上的包装准备享用午餐。
  走进卧房后,他开始扫描环境。略小的双人床、一台电视机、衣柜(相对的几块磁砖上有陈年家具移动过的痕迹)、床头柜(里头有数罐底特律塔核发的强效白药片和几乎过期的安全套)、原先装着波本威士忌的空酒瓶(标准瓶)、残留酒精的玻璃杯、圣伯纳犬狗毛、吸尘器、没仔细打扫过的地毯。
  他理所当然地替Hank吸起了地板,意料之外的是Hank没有前来抗议。和程序计算不相同的结果反而令他担心;在房间完成地板清洁之后,Connor将它关机并走出卧房。

  接着映入他仿生虹膜的光景,是趴睡在木桌上的Hank。
  「Lieutenant......Lieutenant!听得到我吗!」他自然地表达出紧张,即使只是程序中的0和1。
  「闭嘴小子,我当然他妈的听得到。」哨兵拥有最强而敏锐的五感,若他听不见,那八成耳朵已经损坏了。Hank因为仿生向导的高声调而捂起了耳朵,蹙着眉看他。
  「您忘了吗?我是您的向导仿生人,可以进行肉体结合。」
  「我他妈没忘。」
  「那您为何还使用白药片?」Connor向他走近一步,察觉桌面上的物品很不对劲。
  那是威士忌空瓶。750ml,美国人的标准瓶。他望向一旁没有被上锁的酒柜,立刻明白了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您更不该将白药片与威士忌一同……」
  「人总有一天要死的,Connor。」这是他首次叫他的名,不是小子、不是塑料。

  「但是这不是您的死期,Lieutenant。」他说道,一面朝他走近,「请您记得一件事:若您死了,我的下场是陪葬。」
   Hank蹙眉望向他,被凝视着的人默默地上前,将空酒瓶收进垃圾袋。

「希望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您能稍微为我考虑。」

-Tbc.

本宣!漢康小說本 A Year Later


感謝 @老烯非常友情地贊助,畫了超美的封面!
這個本子是互動遊戲式的,讀者可以選擇劇情的走向或Connor的態度。

詳細資訊:

書名:A Year Later
規格:A5,50p騎馬釘
販售:於CWTK27(d1),場後應該會有蝦皮通販
價格:120 NTD(有更動可能)

試閱:

  又是一個冬天的來臨,你望著空氣中飄落的雪花:一年前,這些對自己而言只是天氣現象,現在卻是慢滿滿的回憶和感傷。你知道人類傾於在冬天憂鬱、夏天暴躁。人類的情緒太多了,總會成為任務的絆腳石;人類的情緒太多了,造成他們只能沈默地承擔這些,就像Hank得用酒精壓抑喪子之痛。只有Sumo見證過他臉上每一日醒來、每一夜就寢的痛苦;只有你見證過左輪、scotch雙雙被扔在他無意識的大掌邊。
  他想離開。就像一直以來都活在死寂深夜,他生命中的一切是那麼不明瞭、不透徹;是的,他當然想一走了之。他沒有扣下扳機僅是為了等待你。每一天、每一夜,他日復一日地待在那藏匿了血腥的死寂中,等你帶他看白晝。

/

若能支持,無比感謝TTTTT小的第一次出本只是圖個開心,如果有姑娘看了動心,我就很感激了TTT
 

【汉康/哨向AU】The Prophet's Creation 先知的造物(1)

Attention:

※哨兵! Hank x 向导! Connor,不喜勿入。

※弃权声明:QD拥有角色,我只拥有ooc。

※对于原作而言,我的角色有许多立场上的不同,也无绝对的正反派。特别提醒,Amanda在此篇故事是确实存在的人,而且依然活着,掌控了模控生命。我也替她增加了许多自己猜测的个性和动机。换言之,Amanda绝对是ooc的,这点我必须致歉(下跪)。

/

前言:

  即使故事还未开始,想请各位客官看着注意事项再考虑一次是否要进入这个故事。我想过是否需要把Amanda这个角色改成一名原创角色,但最后原创力低落的我决定放弃。记得去年自己写了一个很奇怪的故事,是DC漫画的同人,同样是平行宇宙,也因为必须有一个与主角群敌对的角色而创造了一名原创角色,到最后的下场就是没有说明动机(动机很蠢)的打算,反派变得超蠢。

  因此,我再也不要在同人里面放原创角了。如果依然愿意吃这口安利,我感激不尽。那么,我们开始吧。

/

  「你们忘了吗?」男人将一头黑发梳得极为整齐,搭配脸上那不可一世的神情,任何人都不会将其描述为「和蔼可亲」;褒义为「至高无上」。若你将他脱口而出的话听得仔细了,男人必然更加不讨喜。

  「他们可是向导。」当然,这也能使部分人欢呼。

/

  美利坚合众国,一个极具军事实力的国家,不争的事实。一路走过二次世界大战、美苏冷战、与北韩的僵硬关系等等,或许大家会说他们最强劲的武器非核武莫属,但若这话落到了美国佬耳里,他们会用一杯店里最差劲的啤酒将你打发你。若你是生面孔,他们会泼在你脸上作为茶余饭后的笑话一则。

  「跟他妈的塑胶敢死队比起来,那简直太落伍了。」刚服过兵役的会这么说。

  「世界末日以后,唯一会存在且有用的不是核武。」自称高知识分子却来混酒吧的青年会这么说。

  「你知道Cyber​​Life吗?」操弄着智慧型手机的四眼田鸡会这么说。

  「我他妈才不管。」豪迈地灌着刷锅水般的啤酒,却差点呕吐的Hank‧Anderson会这么说。

  他来自底特律,听爵士乐,讨厌流行曲风,他说那种滥俗的和弦会让他的耳朵发痛。

  或许是有道理的,毕竟他们永生笼罩在白噪音之下,能接受咆啸爵士的已经少之又少,Hank说不定算是其中耳朵长茧的人了。

  自从觉醒以来,他从来就没喜欢过自己的身分。何况是在底特律塔调查部里工作,大家劝他留下,但他明白,那些苦口婆心;那些关注;那些墓前的鲜花,都只是过往的荣耀正在施舍当下的他。

  但他依然没有那个胆子离开。大家说他在调查组破案无数,英勇无畏;对于这样的指控,他只能说后者尤其是个玩笑。

/

“我即将发表的,是世界科技的先驱。近年来,我们的科技早已进步到了能够解决许多自从人类存在以来就共生着的困扰。不仅仅是替体力有限的人类代劳,到了今天,甚至能解决一直以来属于自然现象的哨兵向导比例失衡,简称SGRU。”萤幕上的人语调算不上高昂,但能够引起兴趣,这有效避免了俗套化的发表会;某种与生俱来的能力。 Hank想。

  舞台下的人们开始长达两个世纪的鼓掌,电视机里台上人的从容和电视机外中年哨兵的不耐烦形成剧烈对比,后者啜饮了些许波本,已加冰块稀释。他不太喜欢深夜喝波本,因为那给他不好的预感,比如会有人破门,喊“Here’s Johnny”。但今天他闲得无事,从精神图景中叫出了他的圣伯纳犬来陪伴自己──一个可悲的独居老人。

“我们打造出几个系列的全新仿生人机种,暂且能称它们为向导仿生人(Guide Android),但目前仍处适用期,无法被购买。他们能够完美地胜任向导工作,包含经精神层面剖析,透过同模型便相同的精神向导执行任务,以及最重要的──”他懂得取悦观众,一面卖着关子,一面指引着简报来到下一页。 「肉体结合」四个大字跳了出来。

“连肉体结合也做得到。不需要担心人类向导会有的结合热问题,他们能够自主或被动地隐藏程式中的结合热程序,安全无虞。这项科技的进步毫无疑问将成为向导数量过少的解药。”掌声和突破秩序的尖叫、欢呼声随着他语毕而从人群中发出,他抛出微笑,等待媒体的疑问。

  而Hank脑中唯一浮现的词,就是Fuck。

  他今早才被Jeffrey──底特律塔的领袖给要求,说他必须找一个向导,甚至还像个红娘一样替他从圣所里四处挑选适合的向导(当然这以失败收场)。妈的,简直抢媒介人的工作嘛。

“那么,Kamski先生,”一名面容姣好的女记者率先发言了,但镜头没有因为她动人的五官多留几秒,这令Hank啧舌,“请问您一开始提到的坏消息是什么呢?”

  「Sumo!替我把电视关了。」成年圣伯纳犬乖巧地上前。

  “我将辞退在Cyber​​……”关机键压下。

/

  “你得找一个向导了。Hank,不是我爱说你……”

  操他怎么能梦到这个?

  “你的功绩实在堪忧。当然了,你知道更糟的是什么吗?”他一面说着,一面丢下那几张印着Hank近年与往年功绩差距的资料。

  “是他妈的什么?”他看到梦里的他回应,就跟今早一模一样。这真是糟透了,有什么能比亲眼看着蠢事再发生一次还更糟呢?

  “你的健康,Hank。你需要向导,我知道圣所今年有许多漂亮女孩,若你觉得男孩对现在的你而言更靠谱,也不成问题,今年的男向导不少。”

  “我不需要别的向导,我只需要白药片。”

  “你还是得过生活!Hank!”Jeffrey喊着他的名,却仅能无奈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隔天醒来,他倒是不记得自己究竟梦到了什么。

/

  星期六上午7:30,有人敲他的门。

  起初他是惊吓的,毕竟昨晚才喝过一点波本。但他很快地镇定了下来,应该说,才彻底醒了过来。谁让敲门声那么吵呢,他恨透自己的感官了。

  究竟是哪个小混仗在他妈的7:30敲自己的门?答案就要揭晓了。

  「您好,Lieutenant Anderson,我是Cyber​​Life派来的向导仿生人,我叫做Connor。」

  他的操蛋人生现在才开始。

/

  7:33 底特律市中心 Hank的公寓

  「滚吧小毛球,我不需要向导。」他恶狠狠地瞪了擅自踏进他家门的仿生人一眼。而被瞪视着的那方很快地扫视着屋内环境。有一排木椅子、它们的前方是一张较木椅稍高些的桌子、角落有电脑桌与年久失修的电脑、鞋柜、算是高挑素雅的酒柜(贴满反仿生人标语让它不那么素雅)、四张驼色矮凳。

  「显然,您不喜欢仿生人。」他说着,「但若这能使您脱离苦海……」

  「闭嘴,还有不要观察这里,小心我扭断你的脖子。」闻言,呛辣的信息素窜出。但这对仿生人毫不造成影响,顶多使他额角的LED灯运转至黄色几秒。

  「你他妈为什么还不滚?」他看着依旧站在原地的仿生人。

  「您能扭断我的脖子。以我的性能,是无法阻止您的。但明天早上,甚至更早便会有一样的RK800模型前来您的住处。所以我的建议是……」

「去你妈的狗屁建议,我说、我不需要、塑胶垃圾、来当我的向导。」他一把掐住了对方的颈子,大量如烈酒的信息素涌出,论谁都会被呛得皱起鼻子,唯独仿生人同样自在,「滚开,我不管你是哪个单位来的,现在离开我的视野。」

  「我明白了。」闻言,Hank放下神情无辜的仿生人。他快步离开了这个客厅,甚至规矩地把门带上,Hank总算能得到片刻安稳。

-Tbc.

【汉康】哨嚮小段子

Sentinel! Hank x Guide! Connor

抱歉佔tag,這個設定太好吃了……

/

  「Lieutenant......Lieutenant!听得到我吗!」
  「闭嘴小子,我当然他妈的听得到。」哨兵拥有最强而敏锐的五感,若他听不见,那八成耳朵已经损坏了。 Hank因为仿生向导的高声调而捂起了耳朵,蹙着眉看他。
  「您忘了吗?我是您的向导仿生人,可以进行肉体结合。」
  「我他妈没忘。」
  「那您为何还使用白药片?」Connor向他走近一步,察觉桌面上的物品很不对劲。
  那是威士忌空瓶。 750ml,美国人的标准瓶。
  「您更不该将白药片与威士忌一同……」
  「人……」「人有天总要死的。您想这么说吗,Lieutenant?」他将警帽扔到一旁。
  「请记得,若您死去,我的下场是陪葬。」

  「……所以我才讨厌这样啊。」他摇摇晃晃地起身,将Connor一把按到了双人床上。

【720000】Mission accomplished

@柳桓涼 的點文,我到底寫了什麼
注意事項都在裡面了,看完再看正文哦
破爛車 真的不會開車(悲痛